demonelf 发表于 2014-12-24 16:59:45

【第二卷:琉心,永不沉没的战列舰】

Episode19:“最终展开式”计划,具有皮亚诺架构方式的麦克劳林级战列
249年12月1日,火绒草舰队撤出战场以后接到了一个加密讯号,其调制解调模式和舍伍德标准参数一模一样,而且采用的编码方式竟然是莫尔斯电码,编译以后还需要将字母语言再翻译为通用语言才能读出信息。(字母语言中不加特别符号注明的时候,全为英文单词)大概的意思就是,在狄威菲琉斯西南部海域,有一份绝密资料保存在一枚鱼雷当中,而这枚鱼雷一旦被使用,就会在发射后4秒钟内起爆,提前命中目标则是提前引爆。这枚特殊鱼雷安装在一艘巡逻艇上,而巡逻艇则是停泊在狄威菲琉斯南部第二大港口的码头里,伊芙塞洛。情报确实是来自赛扬不假,特殊制式频段只有赛扬会调制解调,这一点令所有人大喜过望。因为11月14日的那一场战斗几乎摧毁了所有人的希望,人们几乎确信教授这一次在劫难逃了,但实际上大家想多了。狄威菲琉斯的军队俘虏了赛扬,他正被监禁在狄威菲琉斯某处。但更加令人对赛扬感到崇敬的是,他竟然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还设法投送消息出来并且是研发资料。有没有可能是狄威菲琉斯的精灵胁迫赛扬在他们的监视之下发送的虚假讯息呢?答案是不可能,因为赛扬的编码当中包括明码、掩码和暗码三部分,当明码有隐含的不完全二重编译方式的时候,掩码会给出第二编译方式的算法,暗码则是明码在第二编译方式下所缺失的那一部分密码。现在懂这方面的人就在这里——海德里把赛扬发出的消息拿去问了温蒂,得到的结果是确凿无疑的,赛扬一切安好并正在和狄威菲琉斯周旋。火绒草舰队需要尽快取得这部分资料,因为赛扬明确指出这份资料是舰队用的。温蒂不能去做这件事,因为“巴巴罗萨”计划不能离开他的指挥,哪怕是一分一秒也不能。因此这件事交给已经完成修理的“山顶峰”来完成,但考虑到有可能遭遇“琉心”的拦截,所以派出“夜莺”掩护“山顶峰”进行资料的接收任务。
整个过程说来简单,做起来也没什么难点。隐秘是关键,如果让哪怕一鱼雷被巡逻艇发射出来,都有可能前功尽弃。赛扬没有说明特殊的那一枚鱼雷究竟长什么样子,所以必须夺取巡逻艇才是上上策,一艘巡逻艇也就那么2~4枚鱼雷,打包带走万无一失。伊芙塞洛虽然也是一个大型港口,但是不像海文那样受到狄威菲琉斯重兵把守,围得水泄不通。平时在伊芙塞洛来往最频繁的其实是民用的船只,游轮、商船之类的,像巡逻艇这种东西反而少之又少,更别提什么驱逐舰一样的军用船只了。如果强打,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巡逻艇什么的,吃一发203炮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了。关键是,行动的目标恰恰和强攻背道而驰,所以最后依靠的仍然是少数步兵。“山顶峰”和“夜莺”停泊在距离伊芙塞洛西南部大约14公里的海域,然后放出了一艘小艇并且伪装成渔船的样子,而上面乘坐了6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他们开了十几分钟的船以后就到了伊芙塞洛,慢吞吞地停泊在了港口内以后,很快就锁定了目标的位置。之后就非常简单了,不由分说地踹开巡逻艇的船舱,将里面的守军打死以后扔出去,然后开船逃逸。就算警报大作,狄威菲琉斯在伊芙塞洛那零零散散的几个士兵也无法追击小队,很快的,火绒草舰队连影子都消失不见了。
那艘狄威菲琉斯的巡逻艇——如果说按照制造它的国家来算的话应该是阿斯拉蒂的巡逻艇——被战巡舰的吊臂弄上船以后,就在甲板上就被一堆早已等候得不耐烦的工程兵给拆解了,总共3枚鱼雷,全部被拆成了零件和填料,最后在一组雷管里发现了一根硬质玻璃棒,其中放置了一卷纸。这就是赛扬的下一个战列舰计划,“最终展开式”计划。名字很炫,但是来历非常枯草乏味。赛扬是众所周知的数学能手,虽然他在科学领域是多面手但是众多学科当中,他最喜欢的仍然是数学,按照他的说法,“世间万物均可以由数学语言表示出来”,这话似乎绝对了,但是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在他的点点滴滴发明创造当中,随处可见数学的影子掺杂其中,这个计划也是一样的。在高等数学当中,认为任意函数如果在某区间内总可以有直到n阶的导函数,那么它就可以写为一个按照某一法则由多个表达式相加得到的式子,由于理论复杂,此处不再赘述,只提到一点,展开以后的表达式称为这个函数在该区间内按某一点展开的泰勒展开式。如果区间包含0且函数按0这一点展开,则可以得到所谓函数的n阶麦克劳林展开式。由于展开式最后带有一项关于自变量的n+1阶无穷小,所以更多时候用“带有皮亚诺余项的麦克劳林展开式”来分析高等函数。典故就是这样来的,之前赛扬在“山顶峰”上加装爱默生-华逊伦立场,那个立场就是利用无坐力炮的设计思路为战巡舰主炮减小后坐力以便快速装填。后来皮亚诺级战列舰搭载的四联装主炮威力强大火力凶猛,于是赛扬就打算把两者结合起来。这就是:具有皮亚诺架构方式的麦克劳林级战列舰,也就是所谓的“最终展开式”计划。而不搭载爱华立场并且不采用四联装主炮的,就是具有拉格朗日架构方式的麦克劳林级。按照这样的定义,以往的战巡舰全部可以统一命名以示区分,只不过冗长的名字让人感觉特别不便。所以仍然按照:拉格朗日、莱布尼茨、皮亚诺、麦克劳林,这样的方式来单独区分,在没有特别注明的情况下,这些名字分别特指各自型号的第一艘战舰所采用的架构方式。
有了计划,但是没有资源,仍然无法实施。巴菲特现在国力全部用在跟狄威菲琉斯和阿斯拉蒂对耗的方面,改装的事情只能由火绒草舰队自己完成,而且麦克劳林级的事情现在仍然是保密,仅有海德里、温蒂、克塞特知道。海德里是个单纯的舰队指挥官,温蒂虽然懂一点制造但也仅限于改装,因此克塞特担起了优化并实现赛扬的计划这个任务。虽说是赛扬的妻子,但是克塞特和赛扬一样,多少年来保持清白之身,嗯,这么说不妥,应该上夫妻之间相敬如宾,同床不同被之类的,甚至于连结婚证都没领,婚礼都没举行,简直就是非法同居……咳咳,来说说克塞特的事情。她和赛扬相处的时间很长,而且以前也是CUMA舍伍德实验室的管理员之一,科研制造方面的造诣没有赛扬但是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赛扬的得力助手。由她来负责计划的部分虽然有些强人所难——教授的严谨和周密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来改动的——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当然温蒂想过找柯久林帮忙,但柯久林的立场非常奇妙(巴菲特王子而且和巴菲特第一帝国二王子有着不得不说的秘密),所以这个念想也给断绝了。现在的事情是,克塞特至少需要15天的时间来完全解析赛扬的计划,实现或许花费的时间更长。温蒂要做的就是在12月份把阿斯拉蒂打得抬不起头来,等憋出麦克劳林级战列舰以后就一波推过去把那个烦人的帝国给收拾了,调教基陆雅的问题稍后再说。要达成以上目标,光一句“压着阿斯拉蒂狠揍”是不解决问题的,巴菲特现在兵力远低于阿斯拉蒂,大约只有60万左右的混合部队其中还把火绒草舰队、54中队算进去了的,而阿斯拉蒂的那400万混合部队是没有任何水分,同时狄威菲琉斯也是大军压境并且至少在军事上是支持阿斯拉蒂的。任务繁重,温蒂要同时对付玛琳姬和基陆雅,这还真是令人感到不置可否啊。“巴巴罗萨”计划不变,但眼下山脉平原会战得加紧准备了。基陆雅不能说是狗急跳墙吧,应该是她知道与其跟温蒂比指挥技术,不如在战场上逼他赌运气。400万部队和60万部队同时涌入中央山脉,加上那里地形复杂气候诡异,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相对的,如果巴菲特不顶上来而放阿斯拉蒂主力过去横扫大陆西部,这种换家打法将预示着巴菲特全面败退。同样失去了一切后援的情况下,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那一方必胜,毫无悬念。所以温蒂不能放着不管,一定要应战,不过有没有胜算。当然,两手准备一向是温蒂喜欢干的事情。“巴巴罗萨”计划原本是要一点一点地削弱阿斯拉蒂并最终进行总攻击,但是现在不行了,对方既然要求赌运气这种胡来的打法把整个战局都搅乱,那么温蒂就照乱了打。正面对决一定会输,但是如果混合在一起进行混战,利用地势和合理战术的话,也许有很小的机会可以在己方全灭的情况下重创敌人。
先假设自己会全军覆没然后背水一战地迎击,做好这样的觉悟反而会抛弃一大堆影响判断力的累赘,从而全力以赴战斗,更有可能得到需要的战果。249年12月1日,阿斯拉蒂4个战斗群共计400万部队以及巴菲特3个集团军共60万部队,分别开始逐次进入中央山脉地区。中央山脉是一片贯穿大陆南北的非连续型山脉,平均海拔8000米,最大海拔10000米,号称“神之山脉”或者“禁止逾越山脉”,海拔4000米的地方会达到冰点,向上增加的海拔数与温度降低的数值对应变化大约成近似的标准指数函数。这不是单纯因为气压降低大气稀薄造成的,而是别有原因(涉及到世界在n维向量空间当中的数理分析以及世界架构模型,剧透死全家,人家好怕怕……>-<),总之非常寒冷而且致命。在这个不完全连续的山脉当中,有那么几处地方是最大海拔不足3000米的平缓丘陵地带,最近发生了不少雪崩和泥石流导致可通行地方有变化,总的说来长年累月不变的就那么一处。因其地势古怪并且曾经是朝圣者最常光顾的地方而得名,破碎神庙。(中央山脉在249年12月份的可通行地区对应地图已经更新,需要的读者请自行查阅,文中不再逐一赘述)这一段地带是平地与小高地混合的地形,而且在立体空间当中错综复杂第纠缠在一起,各种交叉火力和压制打击都可以灵活运用,就看士兵的临场发挥了。指挥官可以有两个选择,快攻或者步步为营。前者要求有胆有识而且运气成分很重,后者虽然耗费时间但是战术转型上有较大缓冲空间,可以对指挥失误造成的后果进行弥补。巴菲特和阿斯拉蒂的尖兵很快就在破碎神庙这里碰面并且进行了小规模的战斗,随后双方的大部队大地并展开防守态势。温蒂也开始了他在“巴巴罗萨”计划开始以后的第一次硬仗,第一装甲师前进至破碎神庙西侧,阿斯拉蒂第129、第130、第131装甲师以及第八步兵师位于破碎神庙东侧。与此同时,阿斯拉蒂航空团被优先派来支援此处的战斗,而巴菲特方面则无法进行空中支援,因为其他地方的战斗巴菲特被阿斯拉蒂压得透不过气,必须依靠航空兵压场子。所以这回温蒂动用54中队来作为空中支援。另外,破碎神庙位于中央山脉中央地区,海军无法支援到,所以火绒草舰队按照战场需要由海德里指挥行动。
这一天的傍晚,温蒂和副官站在营地里检查部队状况,明明知道明天或者待会儿或者下一秒就有可能开战,但是这里的气氛却相当的轻松。“把火炮打磨光滑,你们难道说不知道欣赏SpA-5-50是一种美的享受吗?!”“嘿,活计,有烟吗?我想抽一根。”“我多了一块好表,有人想买吗?反正我用不着了。”“弹药充足,完全可以给予阿斯拉蒂那帮孙子致命一击。”“各位准备好重创敌人了吗?”温蒂和副官快速检查了所有的部队,士兵们已经在南北两侧的隘口构筑了防御工事,40辆SpA-5-50已经有10辆被工程兵加以防御工事辅助,变成了临时的固定火力点,如果阿斯拉蒂强打隘口,一定死得很惨。“我说,你觉得这些伙计们如何?”温蒂突然转身问道。“长官,我们信心满满。”副官立刻挺直身子,十分自信地回答道。“老兄,自负可不行啊。”“不,长官,我们之所以可以这么自信,主要是因为指挥我们的人不是个窝囊废。”“哦?那你言外之意就是,对面的指挥官是窝囊废吗?”“是的,长官。”温蒂笑了笑,拍了拍副官的肩膀:“你们敬我一尺,我就还你们一丈。这一战,咱们一个不能少。”“听凭您吩咐,长官。”
入夜后,破碎神庙的另一侧,阿斯拉蒂的营地当中,基陆雅正皱着眉头。双方无战事,这是佯攻的假象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山的那一边是谁呢?那个指挥官,和温蒂相比,总觉得像是尘埃去和繁星相比较一样。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温蒂的爱成了眼下这样,一方面想要得到他,而另一方面又想杀死他呢?因为他拒绝自己的心意吗?说杀死太过了,但基陆雅必须承认,她和当初仅仅是温蒂的助手那时候想比,心中对温蒂确实多了一些别的情感,不是纯粹的爱也不是简单的闹别扭斗气。明明不是精灵,为什么会如此偏执,非得去执着于一个温蒂?难道说仅仅是因为温蒂曾经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那时候的温蒂是阿斯拉蒂王国的小军官,而基陆雅却是阿斯拉蒂的玛丽安公爵之女。难道说是因为拯救自己的那个人比世界上任何人都闪耀?温蒂被尊称为军神,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无法在战术上战胜他,而同时他又是个博学多才的勇者和身手敏捷的杀手。所有这些难道说,在无形之中累积起来,把基陆雅的精神逼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她越来越不确定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情感看待温蒂了,爱?恨?第三次大陆战争结束以后,温蒂本来应该功成名就,但是他被卸磨杀驴的政客们陷害,弄得自己身败名裂。基陆雅本可以通过自己继承的父亲的地位帮助温蒂脱困,但实际上她慢了一步,或者说她是故意让温蒂困在阿斯拉蒂?实际上也是不得而知,或许她想温蒂不要在太过闪耀之后忘记了她的存在了吧,所以她当时没有帮助温蒂,而是事后以政变的方式把整个阿斯拉蒂收入囊中?然后就是女皇与情人的二人世界?有可能,但都不确定,总之温蒂不接受基陆雅的一切帮助,全部回绝了,自甘堕落为一个乞丐直到某一天他因为一点事情觉醒了,然后昔日的军神就那么回来了。谁在操控这些人的命运,上天为何如此不公,棒打鸳鸯有什么好的?!而这时候,基陆雅的侍从告诉了她一个前线发来的报告:“在巴菲特的阿斯拉蒂特工探听到,温蒂已经进入中央山脉战区,破碎神庙这一战,巴菲特部队的指挥官正是他本人。”一只雪鹰尖啸着飞入夜空,那声音回荡在破碎神庙的山谷中,久久不能散去。“你我终年不见,如今渐行渐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第二卷:琉心,永不沉没的战列舰】